流枫阁

长林前传——长兄如父。第二章,愿为你铺纸研磨 愿为你水漫金山

平旌:四岁

平章:十二岁

蒙浅雪:十岁

看电视剧的时候吧,看到萧平章在山上和弟弟分别的时候抬了抬手就把萧平旌吓得够呛。以及后边哥哥扔了个茶勺子弟弟就要抖三抖,可见二公子心中哥哥还是很有威严的,所以小的时候规矩还是要立好啊。没错接下来我又想训孩子……不过这一章还是糖为主。还有,采访的时候大哥说大嫂比较糙,连个衣服带子也不会系,所以我给大嫂的定位也是——外表温柔萝莉,内心金刚芭比……

 

转眼间,长林王府的二公子已经将将满四岁了,用长林王妃蔺初晴的话来讲,这孩子仿佛是猴子转世,哪吒成精,浑身的精力似乎永远使用不完。纵是王妃习武之人出身,性子宽厚如斯也让他闹得头疼。要说长林王府还能让这小团子有所收敛的人也就是王爷本尊和长林长公子了,然而长林王常年出征在外,鞭长莫及。这教导弟弟的责任,就当仁不让地落在了萧平章身上。

午睡刚醒,小平旌便用小肉手揉着眼睛,问道“周嬷嬷,大哥在哪儿?”

“大少爷在书房看书呢。”

“我就去寻他。”说着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咚地一声跳下床去。

等周嬷嬷追到门口,哪还有这小祖宗的影子哦。

这边平章刚刚把推演策论起了个头,就听见自己园子的那只画眉疯了似的在笼子里扑腾,伴着小孩子嘿嘿的笑声。出门一看,好么,果然是家里的小混世魔王在用棍子捅鸟笼子。平章几步走过去,提着小团子的后衣襟就拎了回来。放在地上之后,故意不理他,转身回到桌案前继续看书。

平旌看大哥晾着自己,不由得撅起了小嘴,知道自己做错事儿了却也不好意思先说话,只好用手指绞着衣袖不吭声。写了几个字平章看他还在原地愣着,开口道:“怎么,见到大哥连行礼都不记得了。”

“记得,平旌见过哥哥”说罢拱手弯腰认真行了一个礼。

平章到底不忍心再对着他板脸,笑着开口宽赦“过来吧。”

“好嘞!”小不点儿打蛇随棍上,皮猴子一般三两下就蹿到大哥身边,由大哥把他抱到怀里坐在膝盖上好好亲了亲。

“说吧,为什么祸害大哥的鸟。”平章让他面对着自己,嗔怪道。

看到到大哥不像是生气的样子,平旌仰着小脸撒娇“我是看鸟儿孤单,想让它出去玩儿。”

“哦——看来大哥还错怪平旌了”

“就是的,大哥还凶我。”

“那大哥给二公子道歉了”看着弟弟得理不让人的小样子,一向严肃的平章眼里只剩下说不出的的宠溺。

“道歉不行,旌儿要糖葫芦。”

“母亲不让旌儿吃,怎么办?”

“那大哥散学回来时候偷偷买给我,我们不告诉母妃”小平旌脸上神采奕奕,仿佛那包裹着糖衣的冰糖葫芦已经就在眼前了。

“好吧,最近看我们旌儿闯祸辛苦了,大哥就给买回来。”

一听大哥答应了,小狗腿嗖地跳下来,开心得直蹦跶。转了两圈之后,又垫着脚尖去为大哥研墨。“怎么,为了一串冰糖葫芦愿意这么讨好大哥啊。”

放下墨的小不点儿又从书架上费力地抱了一沓宣纸过来,听大哥打趣自己,也不恼。“母亲让旌儿好好向大哥学习,旌儿给大哥伺候笔墨,大哥还得给我讲故事。”

平章刮了刮弟弟的小鼻子,笑道“小滑头,什么时候学会了讨价还价。”

“跟大哥学”

“大哥可没有教过你这些。”

兄弟俩正说着话,蒙浅雪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平章哥哥,你在吗?”

屋内两兄弟相对一笑,伸出手指在嘴边比了一个“嘘”,然后小不点儿就轻车熟路地蹲在了哥哥的书桌地下。

“在呢,请进。”平章咳嗽了两声,将内心的小腹黑暂时压制。“小雪你来了。”

“见过平章哥哥”,浅雪一福身,便看到了桌子底下的衣角,都能想象出桌子后边平旌淘气的小眼神和跃跃欲试要吓人一跳的表情。再抬头,看到平章止不住上扬的嘴角,不用说,肯定是同谋。哼,才不会让他们得逞!说着就向前一步踩住那一角服琚,说道,“今天天气这么好,我想带着平旌出去玩一玩,谁知哪儿也找不到他,要不就这么算了吧。”

桌子底下的小人儿一听姐姐要带自己出去玩儿,就想往出爬,可是衣服角被踩住,怎么也懂不了。只好在桌子底下期期艾艾地讨饶:“好姐姐,我在桌子底下呢,你快放开我带我出去玩儿吧。”

“小坏蛋,还想带着大哥一起吓唬我。”说着,松开了脚,小不点儿一头扎进大哥怀里。

被拆穿了的平章此刻一脸尴尬,成熟稳重的人设早就丢得一干二净。赶紧把怀里的孩子捞出来站好,假装嗔怪道:“说了不要吓唬姐姐,还是不听话,再这个样子就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

平旌实在是太小,为自己申辩的话讲也讲不出,只好瘪了瘪嘴巴,应了一句“是。”

“小雪,不如我们一起去吧,我向母亲知会一声,你们在这等我”。

王妃乐得他把小淘气包带出去玩耍,嘱咐了几句多带点儿银两在外头吃点儿好的之类,就叫他离开了。

今天正赶上每月一次的大市集,街上的人往来如梭,平章担心那不足人腿高的小不点儿被人踩到,又怕牵着他被挤丢了,直接让他骑着在自己的脖子坐在了肩膀上。(那个年代可能这么做于礼不合,衣服也容易皱,anyway我们就跟从自己的内心展开情节吧……)这可把平旌高兴坏了,他很少从这个角度去看街景,着实美得不行。嘴巴也不闲着,一会儿说要吃这个一会儿求姐姐买那个,蒙浅雪被他支使得团团转。

平旌手里拿着冰糖葫芦啃超开心,一口没叼住,整个带着冰糖渣的红山楂球便顺着自己的腿滚进了大哥的领子里。平章正专心致志地看旁边杂耍摊子上喷火的把式,冷不丁脖子一凉,激得他一个冷战好悬没把弟弟掉下去。等反应过来,脖子里凉森森黏糊糊的感觉真是恼人。

“我的二公子,你是不是把糖葫芦吃掉了一个?”

小不点儿自知理亏,弱弱地回答了一个“是”,就赶紧加快嘴上的速度,生怕哥哥马上就不许再吃了把糖葫芦夺走。

大救星蒙姐姐适时对大哥发了话“别怪孩子,我帮你拿出来”说着伸手就要往他领子里够。

可怕萧平章吓得够呛,虽说长林王府是掌兵之地,没有那么多麻烦的规规矩矩。小雪也假小子一般从小习武满身江湖儿女的英气,但是毕竟还是男女有别,这样的肌肤之亲多少要避讳一些。他赶紧往后退了两步摆摆手,说,“没事没事我自己来”。蒙浅雪此刻也反应过来,平章哥哥毕竟和小平旌不一样,整理衣服弄领子这种事情自己怎么能做。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情意,到了十几岁的年龄,却突然多出点儿别扭劲儿来。想着想着不禁红了脸,低着头转向另一边。

坐在高处的小不点儿伸着脖子咽下最后一口糖葫芦,如释重负般打了个嗝,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子尴尬的气息弥漫在哥哥姐姐之间。不由得叹了口气,小大人一般说道:“姐姐,你快点儿长大吧。”

本来脸就红的蒙浅雪经他这么一说,连耳朵尖都红了。平章抬手拍了弟弟小腿儿一巴掌:“吃还堵不住嘴,乱讲些什么。”

接下来的晚饭,两个大孩子之间有点儿小尴尬,平旌也玩儿累了,吃饱了准备回去的时候开始迷迷瞪瞪地在哥哥肩膀上打瞌睡。

“我帮你把平旌抱下来吧”浅雪开口道。

平章伸手搂住弟弟的腰,让他抱紧自己的脖子。“算了,这个小鬼头才不愿意下来呢,让他在上边睡吧。”

一路无话,眼见着再走上一一刻钟就要到家门口了,平章突然开口问道:“小雪,下雨了吗?”

浅雪被他问得一愣“没有啊”说着伸出手抬起头验看着。

“我怎么感觉有水滴掉在我的脸上了?”

浅雪看着平章,下一刻噗呲一声笑出来,原来是平旌睡熟了口水像小瀑布似的流出来滴答到哥哥的脸上。平章被他气笑了,刚想和小雪说凑合一下赶紧回去,就感觉脖子上一股子热意蓬勃而出。

浅雪看着平章背后从脖颈子开始不断扩大的水圈,心下了然是小平旌玩儿累了尿在哥哥脖子上了,站在原地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直呼肚子疼。可怜平章那么爱整洁的一个人,怕惊着弟弟愣是站在原地等着他全都尿干净,再起身往前走的时候感觉水顺着脊梁沟往下淌,不仅感慨道:“今天这是喝了多少水。”

等二公子长到十岁,萧平章送他去琅琊阁学艺的时候,还不忘了和外公蔺老阁主再三拜托,千万别让他练武练得太累了,否则你这琅琊阁有多少床褥子都不够啊。


评论(1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