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枫阁

第三章,读书明理

(这一章我感觉写的很无聊……大家凑合看看吧)

小平旌5岁了,调皮捣蛋的小不点儿到了开蒙的年纪,就要成为大孩子了。不得不说,整个长林王府都非常重视二公子的入学工作,晴王妃亲自给绣了小书包,大哥早早从如意轩中买来金陵最好的文房四宝,浅雪姐姐送了一本《三字经》。从边关赶回来述职的萧庭生虽然嘴上说着不过是小孩子开蒙,却也亲自去延请了平章当年的老师秦夫子来府中作了西席。一来小不点儿免了晨起上学的辛苦,早上可以晚起床半个时辰;二来嘛,也为了更好地约束这匹小野马,免得他在学堂里由着性子胡闹。

这位大儒虽说不曾在朝为官,但是声名早已在外,初到金陵时候,想找他求学问道的人差点儿造成金陵主干道的交通拥堵,结果老人家闭门谢客,这往来之人才渐渐少了。之所以屈尊为童子师教授金陵一班小童,这里边多多少少还有琅琊阁主的面子。当年蔺晨还是少阁主,在云游四海的时候在武夷山遇到了虽然手无缚鸡之力却胸怀“诗意和远方”的秦先生。彼时秦先生刚刚被蛇咬了一口,感觉命不久矣,正在奋笔疾书地写遗书时,泪眼朦胧中见一位白衣人从天而降,三下五除二解了毒。于是就成了莫逆之交,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蔺阁主虽然看起来很是不靠谱,又爱把“既在红尘中又在红尘外”的口头禅挂在嘴边,但是涉及到亲生女儿的事儿,总是比谁都上心。早在平章刚入长林府的时候,就得了初晴的信儿,飞鸽传书请得秦先生出山。虽说名义上是故友之孙,但秦夫子在治学上可没给过萧平章半点儿优待,反而比谁都严格。长林世子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几次挨打,都是这位老人家的手笔。所以平章虽说此时已经升入官学也封了世子,一听小弟的启蒙老师是当年的秦夫子,就陷入了对弟弟的担忧中……

入学前一天,萧庭生又带着护卫回了北境了,没见到小儿子上学的样子。当天,王妃亲自给平旌收拾好衣服和文具,准备把他交给等在一旁的平章。平章却拉着他跪在地上正正经经地给母亲扣了个头,说“母妃,昨天父亲叮嘱孩儿要好好督促小弟读书上进,我这就送他上学去了。”两个孩子这一个头磕得王妃眼眶一红,赶紧扶他们起身,摸着幼子的头说:“旌儿今天就要入学读书了,定要听夫子的话,读书明理。”

小平旌难得稳重,认认真真地回答了一句“孩儿谨记”就拉着大哥的手出门了。一路上平章又仔仔细细叮嘱了几句,说着说着就到了西园见到了秦夫子。虽说此时平章已经升了官学,封了世子,但是对于启蒙的业师还是敬畏一点儿不曾削减。给夫子行了礼之后就把小弟交到了夫子的手中,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同天入学的还有几个平旌同宗远房的兄弟,平时无法无天的小豆包们此刻都正襟危坐。同夫子一起给文圣人行了礼之后开始读书。平旌虽说平时调皮捣蛋,但是入学前父母和哥哥姐姐的话言犹在耳,也跟着夫子的节奏摇头晃脑地读书,不敢走神儿。

几天过去,相安无事,这天夫子授课完毕,时间尚早,便给孩子们提出了一个问题。“诸位可知道何为奢何为简?”下边坐着的孩子平均不过六七岁,能认真坐着不跑出去就已经是很难得了,这个问题一出,大家都面面相觑。

小平旌想了想哥哥给他讲的故事,就回应道“夫子,学生想回答这个问题”

“哦?”平旌年纪最小,坐在第一排的桌子上,此刻眼神却非常笃定。

“好,那平旌和夫子说说。”

小不点儿站起来,躬身行礼。然后拉着自己的外袍衣袖说:“夫子,学生的外袍是丝绸,就是奢。”然后又拉着自己内袍:“我的内袍是棉布,就是简。”看夫子摸着胡子一副赞许的样子,就继续说道:“大哥说,父亲带领着长林将士在边关驻守,他们的铠甲下边没有丝绸只有棉布,为将的人要与手下的士兵同甘共苦,军队才能取胜。”

秦夫子早就听蔺晨吹嘘自己的小外孙聪明,如今一看长林王府的家风果然名不虚传。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