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枫阁

家庭教育,是人类繁衍过程中的重大课题——第一章,离家出走的孩子不打真是不行了。

嗯,我没有什么计划,乱七八糟瞎写,很多梗是从B站看到的,侵权马上就删哈。然后,我们赵处长为什么可以生孩子……这个我也不知道。原来给他们家两个儿子,但是沈教授不是说喜欢女儿么,那就豆子和悠悠吧。

随心所欲的的私设,你懂得,豆子还是那个豆子,但是我们的小悠悠是很贴心的那种女儿啊,就是犯了很大错误也就是被罚站而已。好了开始。

“儿子,我跟你讲哦……”赵处长显然今天心情非常好,左手举着勺子,手舞足蹈。坐在宝宝椅里边的豆子两只小眼睛闪闪发光,听着老爸给自己回答“我是哪儿来的”这个问题。

“当时那天我胃痛得快要挂了,蹲在路边感觉头晕脑胀,然后咱们家赵教授就像一个天使般从天而降,打车把我带回家,给我烧水吃药,还收拾了我的狗窝,然后我觉得如果就这样放走他实在是太不值得了,就忍着胃痛……”

沈教授想赶紧制止这花孔雀般的吹嘘和嘴炮,于是赶紧起身把空盘子空碗拿到水槽里。说道:“赵云澜,豆子你俩快点儿吃,吃完了赶紧去上班上幼儿园。”

“诶,好嘞!今天我送孩子,你放心我肯定把他安安全全顺顺利利送到幼儿园去,一定看着他走进去再回来。”被中途抢断的赵先生赶紧咽下嘴里的半个包子,看沈巍走了又低头对着小豆子补了一句“后来你爸我就忍着胃痛有了你。”

“哈哈哈,大庆哥哥说你就是色胆包天,肾上腺素上脑。”“去,小孩子不要乱讲话。”赵云澜一边赶紧捂住孩子的嘴一边心想,这个猫崽子蹭生物课蹭多了什么乱话都敢讲。

开车去幼儿园的路上,豆子同学心情肉眼可见地变差,快到门口的时候简直表情都可以阴郁出水了。他苦着脸,做最后的抵抗“爸爸,我肚子疼,我不想上幼儿园。”

“那你想干嘛?”

“我想和你出去玩儿。”

“这个事儿我说的不算,咱们家沈老师说的算。你忘了上次我带你逃学去钓鱼被发现之后咱们俩经历了什么吗?”

豆子当然记得了,想欺骗洞察一切的镇魂使大人,简直就是不自量力。小鱼虽然被留下来了,但是爸爸一整个礼拜都睡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自己也被罚站在墙角对着墙说一百遍——我再也不逃学了。简直是损兵折将,惨不忍睹。ε=(´ο`*)))唉,愚蠢的赵处长,还人民警察呢,沈教授不过是盯着他看了一分钟而已,他在玄关好悬没跪下,什么都撂了,就这革命意志早生几十年非当汉奸不可。想着想着就看到了龙城大学附属幼儿园几个字,都说进这儿比进龙城大学还难,但是沈豆子真的没觉得这个破地方有什么好的,每天围着圈圈唱歌跳舞做游戏……幼稚……

“爸爸再见!”“好儿子,快进去吧,老师在门口呢,晚上我有会,教授来接你哈。”给孩子拿上书包,看着这小不点儿颠颠颠跑进大门,赵处长一脚油门开着自己的肌肉大吉普带着拉轰的尾气去维护世界和平了。

然而蓝色栅栏门里边的一双小眼睛却溜溜转了几圈,眼看着爸爸走,背着书包就溜进了洗手间。

要说豆子这个小屁孩儿虽然和沈巍长得一模一样,这杰出的侦察与反侦察能力确实完美地继承了赵云澜先生。小屁孩早就侦查好了地形,打好了如意算盘。最近新学期开学,有新的小朋友套上了枷锁告别美好的婴幼儿时期。所以,早上整个幼儿园陷入一种兵荒马乱哭爹喊娘的状态,各位萌新纷纷化身父母腿部小挂件,手脚并用死死抓住并着狼哭鬼嚎。“幼稚,当实力悬殊的时候,正面反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踩着凳子爬上洗手间隔板,再踩着隔板爬上通风窗的豆子帅气地把书包丢到窗外,然后嗖地一个团身,脱离苦海。口袋里有早上爸爸给的20块钱,小屁孩儿决定坐公交车去西堤公园玩儿一圈,晚上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回来。

神不知鬼不觉是不太现实了,拥有神鬼双重监护的豆子显然猜到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尾。老师在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沈豆子不在,汗都下来了,赶紧给儿童联系人登记表上的沈教授打电话。说来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沈巍上午给大一讲专业课,手机静音,赵云澜开车去跟一个案子,也没空接电话。所以等沈教授10:00下课的时候看到幼儿园打来的32个电话就觉得肯定出事儿了,果然刚刚毕业的小老师接起电话来都带着哭腔了。

“喂!沈老师,豆豆不见了!对对对,早上是他爸送过来的,一转眼就不见了,东西没在幼儿园,都找了,大门肯定没开,您快来吧。”

沈巍的心一下子悬起来,伏羲大封被四圣稳固后虽然怪力乱神的事儿少了不少,但是谁知道是不是哪个不开眼的前来报复。一边脚下生风往办公室走,一边还要安慰快要哭出来的小女老师,让她赶紧找找幼儿园里。开门,关门,连外衣都没来得及穿的沈教授就穿着单薄的衬衫出现在幼儿园门口。

小老师哆哆嗦嗦连话都说不连贯了,丢孩子是多大的事儿不言而喻,如果孩子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简直不敢想。沈教授倒是深吸了两口气,稳了稳心神,听说已经报警了,便让院长和老师们赶紧帮忙查看附近的摄像头。自己找了个角落开始搜寻豆豆身上的气息,糟糕,这小子把自己挂在他脖子上的平安扣放在了家里,看来是早有预谋了。

罪魁祸首沈豆子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触到了父亲的逆鳞,他凭借着自己的绝佳记忆,顺利坐车到达目的地。冬日的阳光温暖而珍贵,自由的空气充满的香甜的味道,平时不能吃的棒棒糖和冰淇淋也一并吃了个够,早上把平安扣放在家里简直是太明智了,今天开开心心玩儿一天,晚上坐车回去放学,哈哈。

豆豆正在享受着美好时光的路上策马奔腾,当他正在林荫道上一边跑一边吃雪糕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面前。

“吧嗒”,刚咬了一口的可爱多掉在了地上,豆子整个人都是懵的,反应过来转身就跑,可是这小的短腿哪里是沈教授的对手。

沈巍看到这小崽子一脸春风得意的瞬间,感觉自己的肺都要炸了,刚深呼吸两口打算平心静气地把他带回去,却看到这个猴孩子竟然转身就跑!大长腿几步跨过去抓住他的后衣领,沈巍觉得自己手都在发抖。长期积累的修养和平和这时候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将当场暴打豆子一顿的想法扼杀在了摇篮里。但是也绝对没办法继续假装温情脉脉了,从上到下打量了孩子一下,除了衣服上的巧克力味可爱多痕迹,没有受伤。

“父亲您来了,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跑出来玩儿。”豆子从小的生存法则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要不是现在还悬空着,那是一定要赶紧跪下争取一个宽大处理的。然而他们家一号领导冷若冰霜的表情快要飘出冰雹来了,眼神里简直有黑能量涌动。沈豆子乖乖闭上了嘴,缩着脖子假装鹌鹑。

“喂,刘老师,嗯嗯孩子找到了,您告诉冯院长和警官们一下,谢谢大家。嗯嗯,在西堤公园,好,没受伤,我先带他回家了,好,明天我带着他给大家道歉和道谢。实在是对不起,谢谢大家。好。”说完了这一切,沈教授的心情似乎平静了一些,电话又一次响起“喂,云澜,嗯嗯,孩子找到了,好,你慢点儿开车,我们回家再说。”

打车回去的路上沈教授又给学校打了几个电话解释了一下今天下午的课不能上了。之后,父子二人一路无话,豆子一边偷瞄父亲,一边开始真正害怕起来,父亲是位性情温和的知识分子,听爸爸说,遇到打劫的劫匪都“像春天般温暖”,今天的这个事儿是不能善终了,一会儿一定要好好表现,希望爸爸千万要帮自己。

一进门,赵云澜已经回来半天了,沈巍开门关门把小崽子丢在地上一气呵成。赵处长看着小崽子安全回来了,长舒一口气,再看那委委屈屈趴在地上的小模样就忍不住心疼起来,伸手要去扶,嘴上还说着“好啦好啦,消消气,孩子回……”

“闭嘴!”一声断喝吓得豆子和赵处齐齐的一哆嗦。

“站起来,自己爬窗户跑出去,沈豆子你好本事啊。今天我饶不了你。”说着就脱了鞋往书房走。

“确实太不像话了,是应该好好管管。”赵处一边狗腿地跟着沈巍希望平息他的怒火,一边又赶紧给熊孩子使眼色,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快承认错误啊,儿子,咱们家谁说了算你还不知道吗?

沈豆子倒是个有眼色的小机灵鬼儿,打蛇随棍上,赶紧也几步跑进书房,在沈巍从桌子里拿出小竹棍的一瞬间情真意切地一下子扑到沈教授腿上,哇地一声哭出来——父亲我知道错了,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乱跑让大人着急。

“你看,孩子都知道错了,别打他了,吓唬吓唬算了。”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给能屈能伸的小崽子竖了个大拇指。虽然安全问题一直是沈巍眼中的大事,但是赵云澜还是从心里觉得,从幼儿园跑出来实在不是什么大事儿……与自己小时候比已经是老实多了。自己小时候玩儿火玩儿电玩儿水,该尿炕的事儿做了个底儿朝天也不还是顺顺利利长大了。

沈巍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被这父子俩的一唱一和重新点燃了,他盯着赵云澜的眼睛,半晌,说道“你先出去。”

“我看,其实他那个什么……”

“云澜,你先出去。”

“哦”英明神武的赵处长摇摇头,给儿子留下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就退出去了。

小豆子一看友军都撤退了,今天自己肯定是要挨打了。不由得哭的更大声了,沈巍觉得整个房间都产生循环立体声了。虽然还是很生气,但是他绝对不是那种要拿孩子泄愤的家长,于是他放下“家法”,伸手把豆子抱起来。

“你为什么哭?”

刚才还哭得很大声的豆豆一下子没了声,是啊,自己都这么混蛋了,有什么脸去哭。

“如果你觉得自己委屈,可以对我讲。哭是解决不了问题多的,你如果只是想哭,那就先在这里哭半小时,半小时之后我们再来解决,好吗?”说着,起身要向外走。身后有个小小的力量拉住了自己,他回头,原来是儿子的小手。

“父亲我不哭了。”

“那好,我们说说问题,你瞒着老师和我们偷偷跑出去,害得大家为你担心,路上如果遇到意外,我和你爸爸要怎么办?幼儿园老师要怎么办。”

本来在外边趴门缝打算真打起来求求情的赵处长觉得有点儿灰头土脸,媳妇在做正事儿,教育孩子方面自己确实不应该插手。想着想着,就去客厅沙发上坐下了。

“那今天爸爸要用家法打你的屁股20下,你如果真的觉得自己错了就乖乖去床边趴好承担后果。”

沈豆子在原地哼唧了几声,做了半天心理建设,觉得实在赖不掉,还是慢吞吞走到床边趴下了。

“裤子脱了,屁股撅起来。”五岁的自尊心又纠结了一会儿,还是乖乖照做了。

沈巍看到儿子乖乖趴好,露出白白嫩嫩的小屁股突然有点下不去手。两个声音在他脑海里争吵,一边是“他还是个孩子呀”另一边是“正因为是孩子才应该立规矩啊。”

深吸一口气,左手按住孩子的腰,右手“咻”地一声打了下去,啪”的一声,一道白痕贯穿了两个小屁股蛋儿,很快由白变红肿了起来。

屋里屋外的三个人随着这一声心全都悬了起来。赵云澜听得一哆嗦,豆子也在突然而至的尖锐疼痛中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小小的身子就挣扎着要往下滑。“爸爸救命啊,好疼啊好疼,别打了!”赵云澜一下子站了起来,几步从沙发走到门口,攥着拳头还是没进去。

“喊谁都没有用,自己犯的错误就要自己承担。趴好,报数!”沈巍一想到这小不点儿今天胆大妄为的行为,就一点儿怜悯之心也没有了,打他就要让他记住。

抽抽噎噎的“一”听得门外的赵云澜心都要碎了,“哎,哎呀,这孩子真的是”。

“给你的平安扣为什么扔在家,我有没有说过那个东西一定要随身带着。”沈巍一边打一边教训,手上一点儿也没放水。

“8,有,有,父亲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了。”沈豆子的鼻涕眼泪糊了满脸,白皙的小屁股已经布满了檩子,内裤外裤早在踢蹬中挂到了脚腕上,哪还有白天“千里走单骑”的影子哦。

屋子外的赵云澜坐立不安,在门口转来转去感觉快把地垫磨薄了,听着屋子里小不点儿堪堪报出“20”,就赶紧开门冲进去。

小不点儿光溜溜的屁股上、大腿上全是一道一道的红痕,裤子鞋子扔了满地,沈巍一撒手,他便整个滑下去,看着小小一只可怜巴巴。

赵云澜刚想去抱孩子,却看着那个后土大封崩于前不变色的斩魂使大人竟然也红了眼眶,于是又赶紧先把小竹条从沈老师手上拿下来,安慰道:“别生气了别生气了,好好和他说。”转身又拉着快哭断气了的孩子站起来“快点儿站好。”

“我不想打你,但是这次真的太离谱了,你现在同我讲,你知道错了吗?”沈巍蹲下身子,直视着孩子的眼睛,声音还是有点儿发抖。

“父亲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这样了。”光着屁股,狼狈不堪的小不点儿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

“好了好了,知道错了就是好孩子,你快出去休息休息喝点儿水,我来给他上点儿药。”赵云澜实在是见不得沈巍那难过的也要哭出来的样子,赶紧把人推到门外,又按到沙发上坐下,把水放在手里,才转回头看那个还在嘤嘤哭泣的熊孩子。

小家伙委委屈屈,抽抽噎噎“爸爸,我好疼啊。”

赵云澜赶紧把孩子塞进被窝,回身把地上的鞋子裤子捡起来,嘴里还安慰着“好啦好啦,你看咱们家沈老师什么时候发过这么大的火,你今天这个事儿做的确实过分了。想出去玩儿你和我说啊,我带着你逃学也比你自己偷偷跑要好啊。好了好了别哭了,要不然屁股肿,眼睛也要肿了。一会儿不许再惹咱家沈老师生气了哈,好好承认错误,乖一点儿。”说完去浴室给孩子拿了条热毛巾擦脸擦身子,又出门准备拿药和冰块。

一开门,发现沈巍已经拿着包了冰块的毛巾和药箱等在门口了。“他怎么样了。”

“没事儿,好多了,你去看看他吧”说着把人推进屋去,关上了门。

沈豆子一看父亲进来了,还是有点儿害怕,往床里边挪了挪,眼神有点儿躲闪。“对不起……”

沈巍的心一下子有点儿酸,有点儿难过,坐下一把把这小不点儿揽在怀里,柔声说道。“好孩子,不要说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害怕你出事儿,也不应该这么凶地打你。”说着把被子掀开,看着小屁股上的伤,眼眶就有点儿红。

豆子一看父亲这要哭了的架势,赶紧发挥了皮实的本质,“没事儿的,我皮实着呢,现在都不疼了,您别哭了,快给我上药吧。”

冰块敷上屁股的一瞬间,豆子还是“嘶”了一声,“疼吧,豆子。”

“没事儿没事儿,我保证,以后好好上学再也不乱跑了。”

“好,你乖。”

冰敷上药,孩子还是疼出了一身汗,赵云澜在外边听着心疼,但还是没进去。直到沈巍把孩子哄睡了,才表情凝重,轻手轻脚地走出来。

赵云澜接过药箱和毛巾。“睡啦?”

“嗯”

“别伤心了,小男孩儿,挨几下打没事儿的。”

“好,你去忙吧,我今天下午请假陪着他。”


第一回,完。

我是个话痨,前后铺垫这么久才打上孩子。

写一个文真的好累,哈哈哈

我以后看文都好好留言不白嫖。











评论(1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