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枫阁

第四章:怀化将军最想忘记的童年往事(上)——裸奔

这一章也没怎么太打,就王妃揍了几下光屁股。


开蒙之后,小平旌和哥哥的关系更近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从今以后我和大哥都是读书人了,母亲一定要一视同仁不能再说我是小不点儿了。”


平旌对于哥哥的崇拜,那是直来直去,毫不掩饰的。要知道,即便以同批最小的年龄考入官学(南北朝时期官宦子弟举孝廉为官更多是察举制,清明时期才出现科举制度,但是这里边为了显示公平正义以及你平章大哥的厉害,我们就让这个时期提前点儿吧……考据党不要骂我)但总是力拔头筹的大哥在他眼中简直闪闪发光。每年兄长在蹴鞠、马球等项目中拿回彩头送予小平旌,这小子一定会迫不及待地满府炫耀,给蒙姐姐、母亲、管家伯伯以及一起念私塾的一众兄弟们展示个遍,嘴里也绝对不闲着——“你们看看,我大哥又拿了第一名,就连皇帝爷爷都夸奖他,说我大哥‘此子慧聪,文武双全’”。难为五六岁的稚子将皇帝陛下的表情和口气学的那么像,又像个移动的小话痨一般吹捧不休,搞得平章再得了什么好东西都不敢说是自己赢得的,只好骗他作买回来的。即便这样,平旌也依然兢兢业业地做着哥哥的小迷弟,享受着大哥的全部爱护和陪伴。


有大哥陪伴的日子真是好啊,大哥什么都会,会诗词歌赋,会数理经论,会骑马射箭,会策论兵法,就连玩儿都比自己花样儿多。最重要的是大哥从来不像父亲那样动不动就板着脸凶自己,大哥总是和蔼的,温平的,淡然的。即便闯了很多祸事,大哥打过自己之后,也会坐下来给好好上药,再一边讲道理一边哄拍一番。


6岁的那年夏天金陵特别热,似乎连树上的蝉都少了,有一搭没一搭的蝉鸣显得极其慵懒。长林二公子添了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坏习惯,喜欢泡凉水澡而且不爱出来。王妃虽然知道他从小身子骨强健又喜欢和大哥习武蹴鞠,没那么容易受寒,但是还是怕他贪凉关节出问题。可是这小家伙实在是有点儿怕热,母亲或者大哥在的时候还听话些,但是一旦二人走了,那哪怕只是从水里出来一会儿,也要同奶娘撒娇卖萌非是要回浴盆里不可。


王妃觉得小孩子不可以太任性,便出手干涉。打也打过,罚也罚过,结果还是毫无改观。这一日,王妃听闻二公子又在澡盆里呆了一个多时辰,便匆匆赶过去要好好惩治惩治这顽皮的小子。开门间见丫鬟婆子奶娘都在苦苦地劝着,而小不点儿自己耍的开心,对别人的话置若罔闻。王妃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你们都下去吧”,说着伸手便从桶里将小人儿捞上来,


对着光溜溜的小屁股,重重地打了几巴掌。王妃是习武之人,年轻时也是行侠仗义的江湖儿女,劲儿一点儿都不小。几巴掌下去自己手都震麻了,看着那饱受摧残的白嫩嫩的小屁股刚有点心疼,谁知但这小不点儿连一个眼泪疙瘩都没掉,看着母亲不像是气恼的样子,就顶着满屁股的红巴掌印,“嗖”地一声跑出门去,光着脚丫满府乱窜。


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王妃啊,听着门外极具穿透力的孩童笑声伴随着仆人追逐的喧哗呼喊声,一瞬间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王爷和世子不在家,小雪出门去了,老管家带着家里的小厮们去采买。府兵们不能进内宅,关键时刻,有用的人一个都没有,只剩下跑不快的女眷。王妃只好心底默念着“孩子是我亲生的,孩子是我亲生的”然后再深吸一口气出去抓他,这小子年纪不大,跑的是真快。可怜下人们帮着满头大汗的王妃好不容易抓住了儿子,谁知这一番闹腾下来,白白嫩嫩的面鱼变成了黑不溜秋的泥猴子,只好又回去重新洗涮一番,随了这小家伙儿的意。


身心俱疲的王妃强撑着一口气看着他洗好澡穿好衣服,想按在腿上狠狠责打一顿教训教训,一番折腾下来又着实乏了,只好丫鬟带着二公子下去睡午觉,自己也躺在卧榻上歇息了一阵子,心里暗道——当初将世子之位传予章儿,王爷内心还对我和旌儿满怀愧疚,知子莫若母,章儿可真的不知道要比这小猴子沉稳多少倍,还是不要拿全王府上下的未来开玩笑了。直到晚上,王妃又和下学归来的长子提到此事,无奈下言道:“章儿,你是哥哥,可要好好帮母妃戒除这孩子的坏习惯。是不是之前我责打他责打得太轻了?应该拿着戒尺重重训诫他一番?”


“母亲舍得责打幼子,孩儿还心疼弟弟呢。”在大热天也将华服穿的一丝不苟的萧平章露出了一丝胜券在握般的笑容,说道:“您不必着急,平旌只是怕热,又有些小顽皮,我有办法对付他。”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