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枫阁

汪洋中的一条船(三)——我可以,叫你爸爸吗?

他坐在章远的床上,把孩子拉到眼前。“章远,你读书成绩不好没有关系,叔叔会帮你也不会怪你。但是考试作弊还不认错就是品质问题了,我是你的监护人,是绝对不会纵容你这些坏习惯的。你现在好好认错,好好给老师写悔过书,我就原谅你,如果你还是这个态度,叔叔今天就要打你了。”

 

眼前的小孩子一脸平静,甚至还有一点终于解脱了的感觉。

“那好吧,看来你是要顽抗到底了。裤子脱了趴在我腿上。”

一直沉默的小章远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惊慌,往后退了几步摇了摇头又低下了头。沈巍的好脾气终于消失殆尽,一把拉过孩子,三下两下扒掉了他宽松的哆啦A梦家居服睡裤和前几天刚买的奥特曼小内裤,将他按在自己腿上,屁股自然地撅了起来,沈巍抡起巴掌就打了下去。

 

作为经常锻炼身体,能卧推80公斤的人,这第一巴掌下去完全没有客气。“啪”的一声,一个红红的巴掌印就盖在了章远白嫩嫩的小屁股上。沈巍感觉到孩子柔嫩的小身体一下子绷紧,小屁股也缩成两团,小手抓住自己的裤腿却没有哭喊。“章远,你知道错了吗?如果你现在认错,叔叔就不打你了。”章远觉得这一巴掌的击打效果山呼海啸,那种热辣的疼痛感和委屈感冲撞得自己眼眶发热,鼻子发酸,五脏六腑都挤压在一起,屁股上传来的的疼痛感遍布全身。

 

还是沉默。沈巍觉得自己命犯熊孩子,面面好不容易长大了,如今又来一个。

深吸一口气,他感觉到小章远是打算顽抗到底了。扬起手接下来“啪啪”的巴掌接二连三地挥下去,八岁孩子的小屁股一只手就可以全部覆盖。章远小小的、白嫩嫩的屁股很快就布满了巴掌印,颜色也由白变粉再变成红,逐渐肿胀起来。

 

小人儿的脊背抖动着,眼泪扑簌簌掉下来,抓着他裤子的小手松了紧,紧了又松。一个声音从头上传来“章远,你知道错了吗?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啊。”

 

屁股已经肿了起来,摸起来热热的,臀峰处落巴掌最密集的地方还有硬块,因为冷和怕,屁股的边缘战栗起了鸡皮疙瘩。沈巍是怎么也狠不下心继续打了,但是这孩子八岁就敢拿着ipad去做交易的样子也着实太有主意了。今天要是不打服他,以后更是管不住了。

狠狠心手往下移去,在大腿和臀腿交界处继续打下去。大概是疼得狠了,章远仰着脖子上身扬起,呻吟出来“额……”哭腔却是再也掩盖不住,接下来的几下巴掌打在孩子白白的腿上,章远的小腿情不自禁地折起来,手控制不住想伸到后边去摸摸屁股,终于打破了沉默抽抽噎噎地哭出声来“咳咳……呜呜呜……叔叔……”

 

出声了就好办,沈巍停下手,又问道“知道疼了吗?章远。愿意说说到底为什么作弊吗?”

“呜呜,叔叔别打了。”

“你好好说话,我就不打你。”

“我……我……”章远我了几个之后,又开始哭个没完了。

沈巍这个心累,看着孩子屁股肿的不成样子,大腿上也全是红红的巴掌印。真的打不下去了,心里觉得一阵空白。

 

“算了,叔叔也不打你了,我实在是劝不得你。你趴着吧”说罢把孩子抱着放在了床上,自己也从床上站起来打算出去缓缓。

 

谁知却被小手一把抓住,章远从床上跪起来,憋着的一口气终于到了尽头。此刻看着叔叔要走了,心里的委屈和难过山洪暴发一般汹涌而来“叔叔不要走……我……我我……我说。我害怕……害怕叔叔嫌弃我考试不好,会不要我了。叔叔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听话,别不要我。我听……我听话。”

 

看着小人儿光着屁股跪在床上,屁股也红眼睛也红,脸也红拉着他衣角的可怜小样子。再听到孩子这抽抽噎噎的解释,沈巍心里难过又柔软得一塌糊涂。自己从来没有父母,当年还是小鬼王的时候对昆仑的好心心念念,后来即便过了一万年,那爱还是没有变。想是那爱里有依赖,有孺慕,有感激,有欢喜。如今现在也有着这样一个孩子拉着自己的衣角,眼泪盈盈地说着别不要我。他一把就把章远抱紧怀里,感觉小人儿在怀里哭得发抖,胸口上那一块衬衫也渐渐湿了。揽着孩子的头和肩膀,一下一下顺着他的后背。“傻孩子,你说自己这顿打挨得冤不冤枉,我和你云澜叔叔一定不会抛弃你的。别哭了,你放心。”说着就把孩子的脸从怀里拔出来,对着自己:“叔叔答应你,我们一定会好好爱你,照顾你。会把你养大成人,让你好好读书上学。相信叔叔,好吗?”

 

章远此刻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颤颤巍巍地说出:“好。”然后想了想,又抬起头,小心翼翼地说道:“叔叔,那……我可不可以叫你爸爸?”

“好,可以。”

“爸爸”

“哎,好孩子。”

 

等赵云澜晚上回来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心里是又郁闷又好气又好笑。

“我说,你这孩子怎么不送点儿别的,我给你买ipad的时候你不是特别高兴抱着好几天不撒手么,转眼就拿去换小抄。也是个人才啊。”

章远红着脸低下头什么也没有说。

“云澜,你别逗孩子了。饭还没好,你赶紧再去给他屁股上个药。”沈巍一边切菜一边说。

“我想让爸爸给我上药,不想让赵叔叔上药。”章远小小声地说道。

“诶,你个小兔崽子!凭什么他是爸爸我是叔叔啊,他打你了诶。”说着拿起沈巍切好的火腿,一片放在自己嘴里,一片放在章远嘴里。

 

“小远啊,我们也叫云澜叔叔一声爸爸吧,要不然他会伤心的。”

“云澜爸爸。”

“也行。”第三片火腿进嘴。

“快去让云澜爸爸抱着去给上点儿药,我得做饭呢。”

 

孩子的卧室里。看到章远屁股上和腿上的伤,赵云澜也挺意外的,没想到他真的下得去手。虽然听说这件事儿后觉得这孩子怪有主意,但是赵云澜真的没觉得这是啥大事儿,反而觉得章远这小子有成为英雄的潜质。谁知,沈巍一顿巴掌打下去,不但孩子和他更亲近了,还改口叫了爸爸。孩子的心思啊,真是难懂。


“还疼不疼啊?”药涂上去,小屁股蛋儿被蛰得紧缩成两个小团团,孩子眼泪汪汪的,嘴里嘶嘶哈哈地咬着被单。

“不疼。”

“且,嘴硬。我告诉你哦,你小子别胡思乱想,什么抛弃不抛弃的。我们家的口号是‘不抛弃不放弃’知不知道?你爸爸可是喜欢了我一万年呢,刘德华知道吧,爱你一万年那首歌就是给我俩写的。你以后别惹沈教授生气,别的错我都不计较,敢惹你沈爸爸生气我可饶不了你。”

 

“知道了。”章远觉得,云澜爸爸真的好吵。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