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枫阁

【谭赵】,墩墩《经过》番外的番外,ABO生子,不那么短小了

      我终于把脑洞填完了,这里边参考了《变形记》(没错就是湖南卫视交换熊孩子的那个)、我的成长经历(谁没当过熊孩子似的)、身边小伙伴的成长经历、《超人归来》里边大韩民国万岁的老爸教育他们的方法、以及《爸爸去哪儿》里夏天爸爸夏克立的教育方式。我分不清爸爸变成两个要怎么称呼,参考《两个爸爸》的爸比和爹地,我决定叫平平爸爸,叫老谭为老爸。

      其实罚站是一个比较温和又能有效果的方式,当然了,如果孩子实在太熊,家长们承诺:不放弃使用武力,不首先使用武力,不对无抵抗能力者使用武力。以上。

——————————————————————————

      站在手术台前,稳了稳心神,这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小家伙昏迷不醒,左腿膝盖以下胫骨肉眼可见,脚踝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护士说孩子送来的时候左脚已经甩甩荡荡。赵启平心里一紧,默默地对这个小不点儿说:“孩子,我会救你的”。

      四个小时,从白天到黑夜,手术台前的身影略显憔悴,门外孩子的父母满脸是血却谁都没有离开一步。终于,手术中的灯光暗了下来,赵启平走出手术室,护士门推着车紧随其后,“孩子的腿保住了。”焦急又心疼妈妈一下子晕倒了,爸爸扶着她跪了下来,眼泪汪汪的不住道谢。

      揉揉额头和鼻梁,疲惫地在办公室坐下,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一出呢,抓起电话给老谭打过去。

    “你忙完了吗?”

    “还没有,你呢?吃饭了吗,平平?”

    “先别说这个了,我今天去爸那边看孩子,妥妥好像不太高兴,要不咱们今天就把孩子接回来吧。”

    “你怎么听着那么累啊,他怎么了?你们吵架了?”

    “没有没有,孩子可能是想家了。”

    “行,我这就给爸打个电话,你先回家吧,我一会儿就去接他俩。”

    “好”

      对于突然出现在爷爷家的老谭,妥妥内心多多少少是有点儿拒绝和畏惧的。虽然爸爸平时脾气好的不行不行,但是Alpha天生的气质使然,一切未成年的男性面对他都在气场上占了劣势。当当小炮弹一般冲出来扑在老谭腿上,眨巴眨巴大眼睛带着困意问:“老爸你怎么来了?”老谭抄起他,笑着对爷爷和奶奶说:“这段时间我俩太忙,麻烦爸妈了,今天启平想孩子了,我俩也忙得差不多了,就把孩子接回去了。妥妥,别站着呀,收拾收拾东西和爸回家。”

      小别扭带着一点儿点儿委屈,一点儿点儿担心,一点点愤怒转身进屋了,当当也开心地穿着睡衣哒哒哒跑回去。赵教授不知道他清不清楚今天下午那一场小插曲,在对孙子的保护欲和教导欲之间,欲说还休,终究是没有开口,只简单问了问公司和身体。送出门外之际,隔辈亲占了上风,叮嘱着“慢点儿开,回去好好和孩子讲道理,别发脾气。”谭宗明答应着拉开车门,眼睛眯起来想了想今天两位赵医生的哑谜,大概猜出了个所以然。

      快半年没回家了,一路上当当的小嘴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最近老师又表扬了,单词拼写满分了,代表班级画画比赛了……反倒是哥哥像是开启了沉默模式一般,一言不发。老谭哼哼哈哈地应答着小儿子,开口问道“妥妥,你最近怎么样啊”

    “爸,你叫我谭妥行吗?”

    “行啊,我叫你谭不妥都行。”

    “……”

    “你最近怎么样啊?想家没有?”

    “还好。”

    “学习呢?”

    “还行”

    “在学校怎么样。”

    “就那样吧。”

      几句话之后,连当当也闭嘴了,车里陷入了蜜汁尴尬和蜜汁沉默。

 

      家里的灯亮着,爷仨下车后小谭慢吞吞走在后边,故意和爸爸弟弟拉开了点儿距离。老谭站在门口叫他:

    “快点”

    “哦”

      心一横,还是几步跟上去,反正自己也没做错什么。

      赵启平盖着外套缩在沙发上睡觉,门口响动都没能吵醒他,老谭转身给两个儿子比了个“嘘”的手势,挥手示意孩子们先回房间,自己放下钥匙脱了外套伸手把赵启平抱起来往卧室走。怀里的人哼了一声,歪了歪头又睡过去,他太累了,眼睛底下泛着阴影,老谭一阵心疼。

      安顿好大的这个,转身去了儿子的房间,敲敲大儿子的房门,“请进”妥妥耷拉着脑袋坐在床上,老谭不由得嘴角向上,瞧你小子一副心虚的样子。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太晚了,不想影响孩子的情绪。“妥妥,这段时间爸爸和老爸太忙了,都没怎么去看你,对不起啊。”

      本来已经做好准备成为迎接暴风雨的海燕,谁想到这上来就道歉的套路实在让自己显得像一只没品的家雀(qiao,三声)。

      “我……”我了半天我不出个所以然来。

      “早点儿休息吧,几天你也累了,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吧。”老谭举起手想耙耙儿子的头发,却最终绕了一圈改成了拍肩膀。

      “晚安”

      “老爸晚安”

       他走出去,关了灯,出门转身去看小儿子。

      当当早就把自己洗的香喷喷,正坐在床上睁着大眼睛用灼灼的目光望向门口。老谭敲敲门,小不点儿嗖地跳起来拧开门把手,“老爸请进。”灯光温和,儿子乖巧,谭宗明的心一下子变得好柔软好柔软,要是他们都长不大就好了。拖着小不点儿的咯吱窝举高高然后轻轻放在床上,等他笑够了,问道“今天爸爸是不是和哥哥吵架了啊?”

      戒备的小眼神一下子让小猫咪变成了躲在角落的小狮子,可不能出卖哥哥。然而打定主意不到三秒,做个好孩子的教育却让他不想隐瞒爸爸。谭宗明是什么人,水深的很,一个小屁孩儿的想法,早就看在眼里,他决定先下手为强。

      “当当是不是好孩子?”

      “当当是。”

      “老爸也觉得当当是好孩子,好孩子绝对不撒谎,我们当当就不撒谎,对不对。”

       “嗯,当当不撒谎”

      “我记得当当说要成为大英雄要保护平平的呢。”

      “保护爸爸,保护老爸。和哥哥一起。”

      小不点儿一点点进了圈套还浑然不知的样子真是可爱爆炸,老谭腹黑地盒盒盒了一下。

      “那哥哥也是好孩子吧。”

      “哥哥当然是好孩子。”

      “好孩子是不是不能欺负爸爸?”

      “是”

      “可是哥哥和爸爸吵架了呢。”

      “哥哥不是有意的,妥妥总也看不到爸爸,当当也总看不到爸爸,期中考试家长会都是爷爷去的,哥哥不高兴了。”

      “那哥哥有没有说希望怎么办啊?”

      “哥哥希望平平住进医院里别再来了”

      “……”老谭皱了邹眉,那么问题来了,熊孩子发脾气可以理解,谁还没年轻过呢,但是不对亲近的人发脾气甩狠话,这是修养问题,决不能商量。

      “老爸你生气了吗”很会察言观色的小小只开始反思自己有没有出卖哥哥的问题。

      “老爸没有生气,老爸要去睡觉啦,来亲亲。”小脸蛋儿嫩嫩的,被嘴边的胡茬碰一下,就赶紧笑着躲开了。

      “老爸永远永远爱当当,晚安”

      “当当也永远永远爱老爸,也永远永远爱爸爸,也永远永远爱哥哥,也永远永远爱爷爷,也永远永远爱奶奶……”卡壳了一会儿发现,好像也就这些,于是心满意足地和爸爸挥挥手说晚安。

 

      带着嘴边的笑容,谭宗明走进主卧,床上的人睡得不是很稳,皱着眉头哼哼唧唧好像做了什么噩梦。老谭想了想,还是拍了拍他,轻声叫着“平平,平平。”

      满头大汗中,睁开眼就是这张全是褶子的老脸,真安心。

    “做噩梦了?”

      “嗯”

      “梦见啥了”

      “患者胳膊没保住”

     “来喝口水”

      就着谭宗明的手把水喝下去,温水让胃肠和心都妥帖起来,神志也清明了一点儿。

      谭宗明掀开被子躺下去,伸手把他的平平搂进怀里,“我把孩子接回来了”

      脑袋歪在这个人肩膀上,打了个哈欠,“嗯,是不是太仓促了。今天妥妥好像不太高兴呢。”

      “我都知道了”

      “妥妥告诉你的?”面对着探照灯一样的眼神,老谭暗自感叹,一家四口,就自己眼睛最小……

      “当当”

      “哦呦,他和妥妥可是一条战线上的同志,你怎么能套出话来?”

      “山人自有妙计”

      “且”

      关了床头灯,老谭笑着把他塞进被窝压在怀里,“快睡吧,明天休息,你睡到自然醒哈。”

 

      有甜蜜温柔乡的,就有内心修罗场的。十三岁的谭妥妥内心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天人交战,一边是爸爸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爱,一边又是自己回来时候黑漆漆冷冰冰的家宅。一边是全家人欢笑的场景,一边又是爸爸们没有回家,当当钻进自己被窝用凉凉的小手攥着他的手说害怕的样子。几番反复轮回,委屈和愤怒又占领了上层建筑。凭什么啊,凭什么啊,在这噫吁兮般的自我借问中,小谭也进入了梦想。

      思想斗争太激烈,睡眠质量打折扣。早上老谭起来做饭的时候,小谭就醒来了,他决定在床上拖延到最后一刻。但是等到早饭的香味传来,老爸的大头伸进来的时候,无论如何是不能再躺下去了。起床洗漱换衣服,出门到餐厅的时候发现老爸和弟弟已经在等自己了,“爸爸昨天有大手术,今天要多睡一会儿,咱们轻轻吃饭小点儿声说话”小谭赶紧打了招呼坐下,带着复杂的小情绪,这顿早饭吃的好压抑……

      等当当咽下最后一口牛奶放下杯子说我吃饱了的时候,老谭起身把餐具收到水槽里转身说道“你们俩去书房门口等我。”

      对视中带着面面相觑的焦虑,下一刻,妥妥带着点儿大义凛然的精神,拉着弟弟头也不回的走了。老谭洗了洗手,也向书房走去。

      “当当你现在门口等我们一下,一会儿老爸叫你”

      “哦”

      “谭妥跟我进来”

      “……”

      没有弟弟在身边,被教训也不尴尬,这一刻小谭倒是很感激老谭的贴心。

      “坐吧”老谭坐在沙发上,指了指旁边的沙发。

      “你昨晚想的怎么样了?”

       毕竟老爸先道了歉,自己也确实做得不对“我错了。”

      “态度很好,可老爸想知道我儿子为什么要发脾气。”

      “就是……反正……我”这该死的自尊心啊!明明内心已经怂得一塌糊涂愧疚的不行,嘴这时候怎么就和蚌壳使得不管用,小谭又憋了半天耳朵脸颊脖子都染上了红色。谭宗明终于清了清嗓子,正色道:“谭妥”

      被叫了全名的小孩儿坐直了身子,想和老爸对视,眼神逡巡半天最终落在爸爸的肚子上。

      “我们俩最近工作忙,忽略了你和当当,因为各方面因素考虑也没有请保姆来,而是把你们俩送到了爷爷奶奶家,真的是爸爸们的不对,我需要再次道歉。”

       “不是,不不不……不用了。”现在就骑虎难下了,没错的一方道歉两次,有错的自己这道歉的话却生生卡在嗓子眼。

      “十三岁不算大,但是也到了懂事儿的年纪了。你生气不开心,发脾气我都可以理解。但是,这件事老爸不能就这么算了,因为你顶撞的人是爸爸。他怀弟弟的时候你也记事儿了,前期的孕吐到后期的全身浮肿,有多辛苦多难受你比我清楚。在看护你们的方面,老爸做的不够好,一直是爸爸亲力亲为,除了在医院里坐诊、上手术救人之外,没有一点儿应酬,家里的饭大多数都是他做的。但是今天他的儿子说让他住在医院里不要再回来了,你说他心里会怎么想。”

      谭宗明的眼睛里仿佛有海洋,在不可见底的深邃中,妥妥败下阵来,之前的委屈倔强不甘心如今只剩下满怀的愧窘,眼泪刷刷地掉了下来,声音也颤抖了。“对不起,我不是……不是故意惹爸爸生气的,我就是……就是想让你俩多陪陪我们,爷爷奶奶家那里再好我还是想……想住在自己的家。我考试拿了很好的成绩,老师们……都,都表扬我,我也想让……想让你看看,我想让你为我骄傲,当当也是。”

      其实,儿子掉下眼泪的一刻,谭宗明早就心软了,他没想到小小年纪的孩子的心里是这样的想法,如今也不忍心再多说什么了。伸手把儿子搂在怀里,用手捋着他的后背。心里暗道,到底还是个小孩子。等怀里的哭声渐渐小了,用纸巾给孩子擦了擦鼻涕眼泪,又狠心把他推出了怀抱,正色道“但是今天这件事你不应该向我道歉,何况这件事情老爸没有教好你,我也有责任,你擦擦眼泪,我们需要一起反省一下。”

      起身开门准备把当当叫进来,门口的小人儿急慌慌跑进来,看看哥哥坐在沙发上低着头鼻子红红的,也不由得难过起来。

      “当当你也坐下”小小孩儿赶紧坐在哥哥旁边,轻轻推了推哥哥,歪着脑袋看他。

      谭宗明也坐下来,看着两个孩子说,“在咱们家里,爸爸最辛苦,但是哥哥做了错误的事,是老爸在这件事上没有把你们教好,所以我们三个要一起对着墙壁反省一下,等爸爸起床了我们要好好和爸爸沟通这件事。妥妥要和爸爸道歉,好吗?”

      两个孩子点点头。

      等一个小时之后赵启平迷迷糊糊醒来,身边的位置空空的,他喊了几声也没有人应。端着水杯,起身推门走出卧室,屋里安静的简直不像话。孩子们的卧室空空的,孩子去哪儿了?爸爸去哪了?赵医生心里画着魂儿,也没有和我说要带孩子出去啊。    

      等他推开书房的门,手里的水杯差点儿没掉在地上,意识一下子清醒了起来。三位谭先生面对着墙壁站成了依次递减的三个音节,当当转过头看了一眼,又赶紧转过去。

      这一大早上的怎么跟这儿罚上站了,想了想昨天的事儿,他赶紧放下水杯,走过去小声问“老谭,怎么了,你们这是干嘛呢。”救星到了,已经快要站不直了的当当向爸爸投去可怜的眼神。赵启平伸手想把小的那个抱起来,谭宗明发话了“平平你等一下。”然后丢了个眼神给妥妥。

      红着脸的少年这下子没有吞吞吐吐了,转过身低着头说道“爸爸对不起,昨天那样和你讲话是我不对,我想你和老爸多陪陪我和当当,但是不应该那样说话伤你的心,我知道错了。”

      赵启平释然的一笑,伸手把这个刚到自己胸口的“大孩子”搂进怀里,说道“爸爸不生气,是爸爸考虑不周到忽视妥妥和当当了,爸爸也和妥妥当当道歉。以后工作再忙也要照顾好家里,爸爸向你保证。爸爸接受你的道歉,那你也原谅我好不好。”

      怀里的人点点头,赵启平感觉胸口的衣服被打湿了,心想道:完了,这个小哭包这一点上可是是像我了。

      转头和老谭说:“老谭,你这怎么还搞连坐啊。”

      “那当然了,我得让他们记住,在这个家里,姓谭的绝对不能让你受委屈。我也得记住。”

       赵医生噗呲一声笑出来。

      从此一家四口幸福滴生活在一起……(我最喜欢我这个结尾了,不接受反驳)

 

———————————————————————————— 

      没错,到这里就结束了,一个小插曲要写7000字也是没谁了,我实在是太墨迹了……掩面逃开……其实家庭教育里爸爸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沟通交流和必要的严厉在我看来是很需要的,最后谭宗明的霸道总裁风在家里扬起了一股老谭家核心价值观。

      当然了,我也在这里问自己,难道他们家不应该有保姆保安和保镖吗……因为这三种我家都没有,所以我也真的是不太会写……原谅我。老谭在我心中要做个温和的严父吧,祝他们幸福。也祝墩墩和他们家医生幸福,崽崽健康成长。


评论(3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