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枫阁

【谭赵】【ABO】石墩墩《经过》番外的番外,酝酿已久的打孩子(2)

姜还是老的辣,爸还是老的狠,OK,你们的暴力老谭上线了。实力护平,无人能及。话说我没写过太多ABO,我不知道信息素这个东西到底是咋用的,是和姨妈血一样是人自己控制不了的吗……尼玛我这句话可能毁了小清新

——————————————————————————————

谭当当的所有账户都拿不出钱,家长和老师又轮番围追堵截,在同学家混了三天的小家伙最终还是被他爸逮了个现行。得,alpha爸爸千年不发火,发火能震千年,老谭的一张黑脸出现,小小谭的在平平面前的硬起劲儿一丝丝也不剩了。


回去的路上,副驾驶位置上的小小谭感觉到自己很没出息地手脚冰凉,四肢僵劲不能动。


“爸,你听我解释”

“说”

“我在学校不是故意那样做的,我……我最好的朋友到了特殊时期,我想帮他一下,但是……我自己的信息素止不住了。老师态度不好,说我……说我是故意的。爸爸……也……也不帮我,还……还打我。”

“说完了?”

“嗯”

“你和爸爸解释过吗?”

“没”

“那他打你有什么委屈的?”

“可是……”

“好了,回家说”


一进家门,赵启平赶紧把当当抱在怀里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二话不说推进卧室,脱了衣服仔仔细细检查,见他没有受伤,屁股上的伤也基本上好了,才放下心来,默默走出去。

谭宗明在门外拍拍平平的肩膀,说了一句,交给我,开门进去了。

“先去洗个澡吧,给你准备好吃的了。”


说实话,谭当当的这次离家出走真的没受什么苦,在同学的奶奶家以父母有事儿的名义好吃好喝好住几天。心想着反正这次事儿搞大了,谭当当安慰自己,要像自己的名字一样坦坦荡荡。该着井水里死河水里死不了,估计不能用罚站收场,既然横也是死竖也是死,随他去吧。

洗了澡,擦了头发,换了衣服,吃了东西。老谭让平平回屋去,自己把当当带进了书房。


“你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有”

“说”

“爸,我这次情有可原,是为朋友帮忙,待会儿可以手下留情从轻发落吗?”

“其实,我看来学校这次还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儿,但当时我不在,你爸爸自己去接你可能情绪激动了一些,是他不对,我替他向你道歉。”


药丸……老谭一开始道歉,这事儿估计不能和平解决了。


“我在乎的不是你在学校的小乱子,在你之前,咱们家有两个Omega一个alpha,所以也没少出现一些状况外的情况。出现问题,要解决,你是男人又是alpha,在承担责任方面,从小我就教过你很多次。你也一直做得很好,对朋友伸出援助之手,爸要表扬你。除了乱子也没逃避,承认下来了,爸更要表扬你。”


信息素这个东西,我倒是想不承认,我抵赖得了么……表扬我,毁了毁了,估计一会儿要死了……


“你这么聪明,老爸最不能容忍什么你应该清楚得很”

“伤害爸爸,惹爸爸生气”

“没错,我看了你的伤,你爸爸没舍得真打你。你呢?你一个小孩子力气没他大,腿没他长,怎么跑出门去让他追不上你,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怎么回事儿吧。”


谭当当开始低头脸红了。


“你和你哥从小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们。家不是讲对错的地方,是讲感情的地方,他那么大年纪拼了命似的生了你下来,你在他心里有多重要你比我清楚。”

这下子小小谭彻底哑口无言了。

理屈词穷,情理双亏,还有什么好说。

 

“老爸几乎没怎么打过你,以为我也做过小孩子,知道调皮捣蛋很多时候只是为了好玩儿,没有恶意没有伤害别人的话都是小事儿。我觉得小孩子只要讲好道理,其他的事情他们自有分寸。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你伤了爸爸心。老爸希望你记住这次教训,一会儿可以去给爸爸道歉吗?”

“可以”

“好,那你撑着桌子站好。”


当当刚转身站好,身后的鸡毛掸子就噼噼啪啪地打了下来。谭当当暗道一声卧槽……什么叫我心似铁假似铁,家法如炉真如炉。

老谭今年52了,这手劲儿还真不是盖的,平平之前打那几下子相比起来就跟拍灰似的。当当一边哆嗦着在心里数数,一边手脚发软支撑不住慢慢趴到了桌子上,本想硬气到底,谁成想眼泪哗哗地就淌了下来,一二十下之后牙也咬不住了,呼痛的声音顺着牙缝就流了出来。

“爸……嘶……啊,爸!”除了这几个带着哭腔的字之外什么也他不好意思说,别打了?轻点儿?自己冲着omega爸爸发脾气、耍威风、离家出走,想想也知道自己不像话。求饶的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再说了,平平就是老谭的底线,谁踩都不行,儿子也不行。

老谭黑着脸继续抽,虽然他回来之后已经平静了许多,也知道不能在气头上打孩子。但是想起赵启平怀孕时候的孕吐要死要活的场景、半夜里去给孩子盖被子的脚步、当当生病时候他寸步不离的照顾以及找不到孩子这几天不眠不休茶饭不思眼光失神的情形,这口气就憋在心里,非得让这小子知道疼不可。


当当感觉到疼的趴不住开始想躲了的时候,门口的赵启平终于待不下去了,飞快打开门一把把老谭手里的鸡毛掸子抢下来。

“打两下行了,你要打死我儿子啊!”

附身去看当当那汗水泪水流了满脸的小脸儿,把孩子扶起来,此刻谭当当又羞又疼又难过,终于大哭着扑进爸爸怀里,嚎啕之中嘴里断断续续地说着“爸……爸爸对不起,我……我错了……我不……不应该……离家出走……让你……让你担心,也不应该……拿信息素……阻拦你。我在……学校……不是故意的……我怕你不相信……不相信我……所以……所以我没说”


几句话说完弄得赵启平眼泪也掉下来了,把孩子搂在怀里顺着后背。

“你怎么样我都能原谅你,只要你说,爸爸就一定相信你,你可以不乖,你不要学坏好不好。”感觉怀里的小人儿点了点头,赵启平伸手把他抱了起来,眼睛红红的看着老谭,老谭点点头打开门一起把孩子抱到了主卧。


把儿子裤子脱下来上药的时候赵启平心疼的差点儿晕过去,横七竖八的檩子覆盖了小小的屁股和大腿的上半部分。所有的怨气全都一股脑地发泄给谭宗明:

“你是后爹啊!下这么狠手!这孩子是我生的你凭什么打他!”

“……”老谭选择装聋作哑。

赵启平出门找药箱,老谭捅捅当当:“哎,兄弟,没生气吧”

“没有”

“疼不疼啊”

“当然了,你自己打的你不知道吗?”

“谁让你气你爸爸还作死,活该”

“……”

“看出来了吧”

“啥啊”

“关键时刻还是他向着你,他心软,他心疼你。以后别欺负他了。他看你挨打比他自己挨打还难受呢。”

“知道了”


上了药的小小谭留在了主卧,老谭被赶到了客房临走的时候嘟嘟囔囔“好好好,打人的后爹离远点儿,照顾人的亲爸陪着睡”


晚上睡得并不踏实,赵启平躺在旁边陪他聊天。

“你爸怎么下这么狠的手,心疼死我了,我儿受罪了”

“嘶……给你出气呗,我还从来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火儿呢。”

“出气也不能打这么狠啊。”

当当沉默了一会儿。抬起脸来,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身边温和的男人“爸爸你真的不生气了?”

赵启平摸摸孩子的小脑袋瓜“其实你回来的时候我就不生气了。”

“那你不拦着他”

“我寻思他得跟你多说一会儿呢,没听见你喊疼我就进去晚了,主要是咱们家门隔音太好,下次得换一个”

“别,别有下次了。”

——————————————————————————————

小朋友呢,最受不了的就是冤枉了,其实我也是。小时候训练跆拳道和男孩子比赛骨折神马的下了场回了家才感觉到疼,女汉子那样也没哭……但是妈妈打几下就委屈哭的不得了

你们家里有这种经历吗?妈妈自己打你一点儿不心疼。

但是看到你被爸爸打了哪怕一下也不行……亲戚要是谁敢说我一句不好,我妈简直能上天……当然啦,也不能总和太阳肩并肩不是。

评论(4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