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枫阁

【谭赵】《经过》番外的番外,也不能光虐狗是不是呢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

1、只希望你做个开心的好人

妥妥五岁的时候,对于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很是摇摆不定,一会儿觉得“小谭总”听起来真不错,一会儿又觉得白大褂好帅,一会儿决定做帅帅的警官和然然叔叔一起抓坏人,一会儿又想和爷爷一样成为了不起的教授。


对于他的想法,赵启平和谭宗明总是无条件支持,还帮他买来墨镜、小听诊器、玩具小手枪、眼镜框等道具并随时参与角色扮演。


早上,一家三口从孩子爷爷奶奶家出来准备一起去菜市场。老谭一手拉着孩子,一手拉着买菜的小车走在前边 ,赵启平带着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跟在后边。听着小家伙儿充满活力地叽叽喳喳,赵医生耙耙头发也跟着盒盒盒盒起来。


转过街角,环卫工人正在给绿化带浇水,妥妥站住看了一会儿,转头说“老爸,我也想给花浇水。”

“那你等一下我去问问叔叔方不方便哦”说罢走过去。“你好,我儿子很好奇这个水管,请问能不能让他来浇一下水”。环卫大叔楞了一下,随后很好脾气地答应了。

老谭转身招了招手,妥妥赶紧拉着爸爸哒哒哒地跑过去。

“伯伯同意让你浇水了,快谢谢伯伯”

“谢谢伯伯”

“没事没事”


小谭很有神圣感地接过了水管子,认认真真地浇水,仔仔细细地把眼前一片绿化带的每一部分都照顾到。赵启平觉得小不点儿认真的样子超可爱,举起手里的相机赶紧拍了几张。这时候,妥妥发话了。


“老爸,我觉得这个真厉害,将来我也想成为环卫工人。”

“那你不做小谭总啦”老谭笑问道。

“浇水的工作可以让更多的植物长得更好,会保护环境。”妥妥抬起眼睛正视爸爸们说道。

“不错,只要你能在工作中获得快乐,能为国家和社会做自己的贡献,你做任何工作爸爸都支持你。”

赵启平开口答道“妥妥,那你还记不记得爷爷说过不同职业的区别在哪里啊?”

妥妥咧开嘴巴,笑的露出两颗小虎牙“革 命 分工不同。”

赵医生笑着点点头。

————我是温馨和逗比的分割线————————————

2、是不是男人

妥妥拉着凌十九的手走到门口,转身说:“那我进去啦,你,你早点儿回去吧。”

“你家哪儿都好,就是太远了,车都不好打……”

“那下次你别送我回来了”

“这怎么能行”

“快走吧,一会儿天黑了不安全”

“那你亲我一口我就走”

“流氓,爱走不走。”说着转身就要推门进去。


凌十九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一把拉住他胳膊,一用力,带到怀里就在嘴巴上亲了一口。

谭妥妥赶紧一把推开,谁知这一推正好把凌十九推进开门出来的赵启平怀里。


妥妥脸刷地红了,低着头希望爸爸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十九更是不知所措地杵在原地,连招呼都忘了打。


赵医生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刚想说话,从腿后边伸出个小脑袋来。

“哥哥,十九哥哥是不是亲你啦?”

赵启平赶紧轻轻给了后脑勺一巴掌“小孩子家,不要乱讲话。”

“我没乱讲话,我都听见了。”

谭妥妥瞪着弟弟,圆圆的眼睛显得整个人都气鼓鼓的。

谁知小家伙毫无退意越战越勇,嗖地蹦出来指着哥哥道“谭妥妥,你是不是男人?!”

其他三个人都愣在了当场。

小不丁丁儿继续说道“是男人就亲回去!”


妥妥脸红的要滴出血来了,转身推开爸爸和弟弟进门去了。凌十九突然觉的,下次来该给弟弟买个玩具了。


3、兰博基尼

十九今年四岁,妥妥两岁,因为李熏然和赵启平总是在一起吃吃喝喝,所以谭妥妥差不读每周末都能见到凌十九或者凌小妹。但是妥妥心里更喜欢小哥,因为小哥从来不哭,还把好东西都给他玩儿。看着小朋友手拉手分享玩具和零食,爸爸们总能被温馨的感觉包围。


这天,吃饭的时候妥妥咽下一口饮料,郑重其事地说道“爸爸,然然叔叔,我将来要好好赚钱,给小哥买兰博基尼。”

两个大人楞了一下然后盒盒盒盒笑的停不下来。


李熏然赶紧掏出手机,开了视频模式,问道“来来来,妥妥,再说一遍,你要给哥哥买什么呀?”

“兰博基尼”

“好,我可拍视频记下来了哈,你长大了说话不算数可不行。十九,弟弟都要给你买兰博基尼了,你长大给妥妥买什么呀?”

“……”十九认认真真地说道“我将来要成为医生,赚的钱可能不够给妥妥买兰博基尼了。只能几只蓝脖子鸡了。”


4、群名称

凌十九和谭妥妥进入婚礼筹备期的时候,赵启平建了个群,把自己、老谭、当当、妥妥、十九都拉进去。群名称叫“相亲相爱一家人”

老谭进入群之后,飞快地改了群名“谭氏家族”


正在和十九逛街买东西的妥妥看到了,伸手就把群名改成“呵呵呵哒”

窝在沙发里的当当觉得很有意思,伸手也改了“折腾啥”


老谭正想正要在群里维护一下自己的形象整饬一下家风,只见凌十九也改了群名。

“紧密围绕在以赵医生为核心的谭氏家族周围”。


哎呦喂,老谭心里道一声:鸡贼!

当当一口饮料差点儿喷出来,心说哥夫,你很有潜力啊,我看好你!

赵医生盯着手机屏幕,笑道:“这小子哪是国外医学院毕业的啊,分明是学马克思的啊。”

谭妥妥意味深长地搂着小哥的脖子,凑在耳朵边悄悄地说:“年轻人眼色满分啊,新的一年挽起袖子加油 干 啊!”

“我当然得加油 干 了……”



评论(1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