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枫阁

【谭赵】石墩墩《经过》番外的番外,小段子

我这段时间超级纠结呢,各种考试也不知道到底考哪儿好,也不知道能考上哪个,无所谓啦,都是命运的安排,只要加油努力不忘初心就好啦。感谢墩墩让我祸害她的作品都不怪我,今天下雪了,崽崽有木有很好奇嘞。

————————————————————————————

1、它的用处是……


谭当当小学一年级,这天,后桌的小胖儿和前桌的小眼镜一起撺掇他出去玩儿。


小胖:“当当,听说附近有个神秘的地方藏着宝物呢?”

当当“真的?”

眼镜“我不信”

小胖“真的,我们去找吧,说不定还会在地底下挖出恐龙化石!”

当当最喜欢恐龙了,听到这里心里的小雀跃也开始按耐不住了。

“那,我放学不回家爸爸着急怎么办啊?”

小胖显然是老油条“我们混在高年级的队伍里出门,偷偷躲开你家司机叔叔就好啦,再说,我们玩儿一会儿就回去了,回去就说帮着园丁爷爷浇水去了忘记看时间了,没出学校门反正也没关系的。”


“那,那好吧。”本来就不坚定的革命意志此刻更加动摇了。

放学之后躲过司机,三四个小孩儿跑着跑着就跑到了学校附近的工地上,沙子小石头堆让小朋友们很是兴奋,玩儿着玩儿着就忘记了时间,当当赶紧跑回学校的门卫室给爸爸打了个电话。


“喂,你好”

“喂,老爸我是当当。”

“你干嘛去了?到现在还不回来!”


虽然隔着长长的电话线,但是那边的焦急心情已经快要跃然而出了。到家时候,家里的空气简直紧张的快要凝固了,冰冻橙子,透心凉,心飞扬……

赵启平看着脏兮兮的小小只走进门来,手里还拿着个小竹棍。


“你不回家跑哪儿去啦?”

“和同学去工地上找恐龙化石”

“……”老谭赶紧拍拍赵启平的腿让他息怒接着问。

“你捡这个东西回来干嘛啊!”

“我……你可以拿它打我啊……”

“……”连谭妥妥都震惊了!

后来,谭当当的这个宝贝果然被赵医生物尽其用,伴随了小小谭的整个童年……


2、坑弟


妥妥10岁的夏天,当当三岁。赵医生带着两个孩子在自家泳池游泳。妥妥已经是大哥哥的样子了,经常帮助照顾弟弟。当当第一次下水游泳很兴奋,刚换好泳裤带上泳帽和泳镜,就带着哥哥嗖嗖嗖地跑出去了。


当时从韩国开始流行一种穿戴在手臂上的游泳圈,两个胳膊一边一个,老谭觉得很有意思,出差的时候给两个孩子带了做礼物。

妥妥飞快地吹了起来,没等看说明书,小不点儿就开始等不及了。站起来往腿上套,告诉哥哥这样可以站立在水面上。小哥俩一边穿戴,一边想象着弟弟轻功水上漂的样子。

穿戴完毕,当当噗通跳进水里。

……


画面和想象的不太一样,两个小圈圈漂浮在水面上,当当大头朝下扎在水里起不来。

赵主任来到水池边上,看到的就是吓得目瞪口呆的小谭总和小小谭两条扑腾的小肉腿,他感觉自己心脏都要停止了。直到把小的那个捞起来放在岸上做急救,看他咳嗽得上气不接下气,小脸惨白嘴唇发紫,赵爸爸的脑子还是嗡嗡作响。

这件事让赵主任一直心有余悸,也让谭当当在成年之前看到泳池就绕开……

 

3、区别在哪儿


       谭妥妥小时候,一次赵启平的朋友带着小孩儿过来玩儿,走的时候看上了妥妥的玩具小汽车。赵医生当时想都没想就送给人家了,结果那父子俩一离开,妥妥就开始大哭不止。


小赵对于这一突发状况束手无策,他是在想不通平时小大人一般成熟稳重的小谭总怎么因为个玩具汽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哄劝无果,小谭哭着给亲爸打电话告状。谭大鳄听到儿子的哭诉立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晚上回来的时候,难得地对赵医生板起了脸,在沙发上对其白天的行为做出了严肃的批评教育。


气势磅礴,内容简单,形式粗暴,运用排比。


“老谭,你说这孩子是不是被咱俩惯坏了,一个小汽车何至于哭一天。”

“平平,我问你。如果你朋友来了看上了你的车,然后把你的汽车开走了你会不会哭?如果你的朋友来了看上了咱家的房,然后把咱家的房霸占了你会不会哭?如果你的朋友来了看上了我,把我带走了你会不会哭?!”

“……这么严重啊,关键人家都开了口,是在是不好意思拒绝啊。”

“不好意思也要拒绝。下次再有朋友要带孩子来,你就约定个咱俩都在的时间。”


又一次亲戚带着小朋友来玩儿,这次临走的时候看上了妥妥的恐龙模型,老谭飞快地去屋里拿出了两个新的变形金刚,笑眯眯地对“打秋风”的熊孩子说:“叔叔知道你要来,特意准备了礼物。那个恐龙啊,是妥妥哥哥很喜欢的,拿走了他会不开心。这个变形金刚是玩具反斗城的最新款,你拿着这个回去好好研究研究,据说有十八种变形方法呢。”


送走了亲戚一家,赵启平赶紧冲谭宗明挑了个大拇指,人的能力果然体现在方方面面。这时候小谭总软糯糯地开口了“爸爸,上次被多多拿走的汽车是我小哥送给我的,所以我特别不舍得。这次你们说,又有小朋友要来,我就把小哥送给我的东西都藏起来了。”


这倒是引起了老谭的一阵好奇:“其他玩具被别人拿走了就没关系吗?”

“没关系”

“那为什么小哥送你的玩具就这么不一样呢。”

“因为小哥对我最好,小哥从来不抢我的玩具,还把玩具给我玩儿,好吃的也给我吃,我和小哥第一好。”

好像有点儿答非所问呢……


4、现在都流行这样道歉吗?


虽然小谭和凌十九大多数时候都相处融洽,其乐融融,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划掉),但是小朋友在一起怎么可能从来不吵架呢。


凌十九七岁,谭妥妥四岁的时候,一次两人玩儿积木,就到底高楼的顶部该是尖的还是圆的的问题发生了争执,根据各自的想法互不相让。

旁边的李熏然和赵启平看的一愣一愣的。


李警官先开口:“十九,你是哥哥,让着弟弟点儿。他说摆成尖的你就让他摆么。”

赵启平也跟着劝“妥妥,哥哥比你大知道的多,你听哥哥的没错。”

“不行!”两人异口同声,开始怒目而视。为了避免纠纷升级,两个大人干脆把积木分成两堆,摆在两个墙角,让这两个小不点儿各自为战冷处理。


十分钟后,凌十九觉得自己玩儿甚是无趣,想去看看妥妥又不好意思。纠结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爬过去从背后抱着妥妥开始摇晃:“妥妥,好妥妥,别生气啦。”


“哼!”

小凌赶紧转到正面去,捧着小谭总的脸蛋儿“那哥哥亲亲你,你别生气了,我都听你的。”

“好吧”


老谭开门时候听到房间里李熏然和赵启平游戏战尤酣,踏进正厅,阳光里凌十九正捧着自己儿子的脸亲上去。


老谭:!!!


“十九啊,你干嘛呢?”

“老爸你回来啦!十九哥哥刚才惹我生气了,他正在给我道歉。”感觉赢了这一局的小谭总回答的有些洋洋得意……


5、岁月悠长  竹马成双


其实凌十九作为医学生来讲并不是完全合格的,不仅没成为老司机,反而在和妥妥的相处上开窍很晚。


凌十九在上海读大学,两年后,谭妥妥却阴差阳错考到了北京。小哥第一次去北京看妥妥的时候,两人回去晚了,宿舍锁门。妥妥红着脸说“小哥,我可能回不去了。”凌十九拉着他的手说“你放心”。然后,他用半个小时的时间把宿管阿姨敲醒,又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和宿管阿姨理论十一点宿舍关门的合理性,终于在十二点的时候说服了阿姨让谭妥妥进了宿舍门,并和阿姨保证下不为例。


北京天气干燥,和妥妥视频的时候凌十九发现他嘴巴干裂了,于是买了很贵的唇膏快递过去让他赶紧用。又一次视频的时候,小谭总问他小哥想不想尝尝自己那款唇膏的味道,凌十九很好奇,说“想”。于是一周后,二人回家过年,一见面凌十九就揪着小谭先生的耳朵抱怨道“你小子真是坑我,我买来那个唇膏吃了半管,虽然是柠檬味儿的,但是一点儿也不好吃,还特别贵。”

 

6、留守家长的烦恼


留守家长谭宗明此刻正在办公室里对着自己的手机发呆。


去年赵主任晋升为赵副院长,推动了第一附院和拉萨人民医院的共建工作。目前正在海拔3500米的地方治病救人,自己的白衣天使好像比以前更忙碌了。


小谭总人在法国,七八个小时的时差不说,自从凌十九那小子大老远追过去,还真是人如其名,妥妥地陷进了温柔乡。给家里打电话的频率降低了不说,每天的朋友圈的内容也从后现代主义变成了现实主义,忧伤的小情绪奇怪的小句子再不出现了。每天的内容都是上课、作业、看展览、他小哥。哼!回头得好好和这小子谈谈,爱情使人盲目。


小小谭人在美国,十二个小时时差,每天也不知道在忙点儿什么。小棉袄长成了黄金甲,也可以自己独当一面了,高中毕业竟然瞒着家里申请到了哈佛的商学院。从小嘻嘻哈哈的小屁孩儿还真的一转眼就长大了。哼!回头也得和这小子谈谈,条件这么优秀,连份爱情都没有,不像话。


正想着,电话突然响起来,把老谭吓了一跳。

陌生号码,不过也可以说说话啊。

 “先生您好,您的银行卡最近有一笔大额支出您知道吗?”

“知道啊”

“您知道金额吗?”

“不知道”

“三十万元!”

“这么少,我买啥了?”

“……真能吹牛”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谭大鳄此刻一脸懵逼,我真的没有吹牛啊……

 

7、尴尬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十五岁的谭妥妥在爷爷家过年一直呆到开学,回来跟两位爸爸描述了一个悲伤的故事。


正月初八,老赵医生接到了一个拜年电话,电话里人讲的是无锡当地的方言,老爷子认为是老家的亲戚。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之内,两人互相问候了一下子女的就业、婚恋、无锡的风土人情、上海的今昔对比以及各自的身体状况。对方问了地址表示过几天邮寄一些土特产过去,老赵也很开心,提出对方来上海玩儿的话也一定好好招待。对话在祥和轻松的氛围中接近尾声,那边突然说了一下名字,然后发现打错了……


放下电话的老赵先生很是郁闷,好好的特产,说飞就飞。


评论(17)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