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枫阁

【谭赵】石墩墩《经过》ABO番外的番外小短篇4——凌十九出生啦

老凌情话满分……

小哥出生啦,来说一说小哥的身世和姓名的十大未解之谜。

————————————————————————

凌远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能成为爸爸,可能是许乐山留下的记忆太过灰暗,午夜梦回,每每想起都觉得那是个让人战栗的噩梦。即使后来,凌教授真的对自己很好,但是他毕竟很忙很忙,他还有凌傲和凌欢。父爱之于自己,有点儿像沙漠里的海市蜃楼,文学作品里的描绘是美好而伟大的,可从不曾真切体会。爸爸这个词,亲切又陌生。

 

老谭知道赵启平怀孕了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嗖”地抱住赵医生一脸激动。想抱起来转几圈,可是,刚伸出手就小心翼翼地缩回来了,那样子像生怕碰坏了什么精美的瓷器似的。

 

而当李熏然开心地告诉自己他怀孕了的时候,凌远第一反应不是像老谭那么兴奋,而是第一时间陷入一种莫名其妙的惶恐之中,搞得李熏然还以为他不想要这个孩子。

 

那一刻的附院肝胆第一刀是真的傻了,自己要当爸爸了,不是高兴而是高兴到害怕了。自己可以对这个小生命负责吗?

 

习惯了被阳光普照的院长又一次跌回那个万丈深渊,自己的血液里一半是冷漠薄凉,另一半是自私疯狂。那,他的孩子,会好吗?

 

李熏然在难过了两天后,听到凌远说出这样的话,突然心疼起来,这个傻家伙。

背后抱住自己个子高高的院长大人,小狮子的的脑门儿拱进洋葱味儿的颈窝里:

 

”别纠结了笨蛋!你的孩子一定是最善良最可爱最幸福的,我们会让孩子幸福的。还有,等我给你生出个孜然味儿的包子,你俩要是吵起架来邻居铁定以为咱家炝锅呢。”

是不是孜然味儿的还不知道,但是这个十月九号出生的小猴子第一眼看起来还真像个包子,小脸皱巴巴的,大声啼哭着被护士放在秤盘子上。

哦呦,十斤九两……

 

在外边站足了三个小时的院座大人抱着小小的婴儿,眼泪一下子掉下来,倒是把产科小护士吓了一跳。

哦呦,冰山脸还会哭呢……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血脉相连的感觉太过奇妙,凌远觉得这小小的孩子吃着小手,张开眼睛看着自己的样子像是世间最美丽的图画。他走到爱人身边,轻轻亲吻着他的脸颊和额头,这三个小时过得实在是煎熬又凶险,他的太阳此刻还没有彻底醒来。

 

凌远把孩子交还给护士,坐在病床前看着自己的小狮子。我所有所有的幸福啊,上边都写着你的名字,李熏然,你给了我爱和希望,你还给了我一个家。凌远突然傻傻地笑了起来,一定是上帝垂怜我,派他的天使来到我身边。

 

那个上天入地,勇敢无比的坏人克星;那个一本正经,经常累的倒头就睡的人民卫士;那个稀里糊涂,总是找不到钥匙、手机和袜子的卷毛阿呆。你真好啊,你真好啊。

 

见惯了生命出生的小护士今天还是觉得自己的工作超级神圣,你看那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宙斯大人已经跟个神经病似的又哭又笑半天了。

 

唉……虽然大家都说——不就是生孩子么,第一附院每天出生的孩子都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但是,怎么说呢,真正轮到你你就明白了。

 

财宝儿女动人心,那些个准爸爸啊,在妻子没生的时候,对于保温室里嘎嘎叫着的小不点儿们不屑一顾甚至觉得吵。但是一旦他自己的孩子也在里边了。恨不得每天都趴在门口听一听,还说自己的孩子跟别人孩子的哭声就是不一样……

 

哦呦,怎么会不一样……

 

李熏然几个小时之后醒过来,第一眼就和院座大人来了个四目相对。

 

哎呀,自己爸妈都被他挤到一边去了,这都结婚好几年了拉着自己的手亲也不嫌害臊,阿西,这么多人呢!动了动想抽回来却一点儿劲儿也没有,oops,卸货果然也不轻松啊。

等等!这个大脸是什么表情呀。哎哎哎!别哭了,我的天哪!这怎么还梨花带雨了呢……一转头,我孩子呢?目光扫到身边。

 

哦呦,你是个胖子啊!

 

张了张嘴,没等发出声音来,凌远已经把插着吸管的温水递到嘴边,喝了几口,终于可以发出声音了。

“然然,你辛苦了。”

“老凌,给咱们儿子起个名字吧”

“他十月九号生的,十斤九两重,我们叫他凌十九吧。”

“……”

“怎么了然然。”

“我原来还想叫他零食来着呢……”

 

 

 

酝酿了这半天才刚生出来,心好累……


评论(23)

热度(57)